Oeuvre de KE Jipeng, Infinite NO.201622 Acrylic on canvas 80X70cm
展览

开幕

08/02/2018 à 18:00

由限至无,一则减法运算

09/02/2018 — 24/02/2018

Simone Schuiten
比利时布鲁塞尔圣•律克艺术学院教授

柯济鹏以一种中国式的“有为”与“无为”的绘画思辨和行为方式,回到ODRADEK开始他的新展览。
从2010年起,柯济鹏开始持续不懈地画直线,这些连续的、抑或不连续的绘画痕迹,将时间和空间结合起来。他把这些线条堆积起来,使它们重重叠叠在一起,彼此相互渗透、相互应和,画面显现出了一种混合着稀释了的白色和黑色的色层,由此揭示了关于生命的一种仪式或进程。
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,似乎作画过程中的“手”不再需要描绘那些清晰可辨的符号。它只是让黑白混合一起、相互呼应,就像是让盈虚对话一样。这时,语言的功能或任务消失了,并让位于沉思,这些线条把我们带进入了凝视和冥想。
这种画直线的动作不过是简单的、甚至是极其简单的行为,但它回归到一种以揭示“虚无”为目的的悠久的中国文化当中。画家是从空无一物的画布上移动手腕开始画直线的,但这一划却没有止境。线条不断重复着,而动作便与时间和空间结合在一起,显现出其美感。这个持续的、谦恭而又向着“无限”延伸的动作便与我们展开了对话,它领着我们去思考那处于时刻变化当中的时间——我们的视线随着线条缓慢移动,眼神放空后又重回到耗费了时间的“空白”画面。
柯济鹏就像是个佛教徒式的画家,他一直在寻找着痕迹的最抽象的表达方式。在手的移动这一行为当中,他凝聚了转瞬即逝的时刻的“有为”,又删减掉了限制他动作的一切的“无为”。对于这位成熟的艺术家来说,恰当的绘画行为是两种不同方式的结合:一种“有为”与“无为”的思辨,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。
现在他把我们引向对堆积的另一种理解——收集时间这一徒劳行为的显现。
由于柯济鹏使用了经过稀释了的颜料,白混合着黑,抑或说黑白结合在一起,就像是加法变成了减法一样。至此,我们不应该通过惯用的方法来理解艺术家的作品,而应该把它作为理解无限的一种仪式和方式。